决胜执行⑦失信的代价——拒执罪

发布日期: 2018/08/09 13:46:31


?

拒执罪全称叫做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根据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

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规定了下列八种行为,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中规定的“其他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

具体八种行为如下

(一)具有拒绝报告或者虚假报告财产情况、违反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及有关消费令等拒不执行行为,经采取罚款或者拘留等强制措施后仍拒不执行的;

(二)伪造、毁灭有关被执行人履行能力的重要证据,以暴力、威胁、贿买方法阻止他人作证或者指使、贿买、胁迫他人作伪证,妨碍人民法院查明被执行人财产情况,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三)拒不交付法律文书指定交付的财物、票证或者拒不迁出房屋、退出土地,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四)与他人串通,通过虚假诉讼、虚假仲裁、虚假和解等方式妨害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

(五)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执行人员进入执行现场或者聚众哄闹、冲击执行现场,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的;

(六)对执行人员进行侮辱、围攻、扣押、殴打,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的;

(七)毁损、抢夺执行案件材料、执行公务车辆和其他执行器械、执行人员服装以及执行公务证件,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的;

(八)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致使债权人遭受重大损失的

?

案例01

被告人吴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基本案情】

2013年和2014年期间,被告人吴某某因两起民间借贷纠纷和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件,被奉化法院判决分别向吴某华支付借款及利息7.3万元、向奉化某贸易有限公司支付货款、借款及利息总计17万余元。判决生效后,吴某某未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吴某华和奉化某贸易有限公司分别向奉化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吴某某拒不配合申报个人财产,执行法院获悉吴某某有一土地被征收、即将有一笔土地征收款可供执行,于2015年8月11日裁定扣留并提取吴某某的征地补偿款。后吴某某在明知法院正在执行已生效判决的情况下,以归还其兄弟债务为由委托其兄弟领取了上述征地补偿款159 864元,致使法院生效判决、裁定无法履行。

吴某某于2017年6月16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上述犯罪事实,其亲属已退回了上述土地补偿款,上述民事判决已全部执行完毕。

奉化法院根据公诉机关指控,于2018年7月2日审理并作出(2018)浙0213刑初308号刑事判决,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吴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

【典型意义】

本案中,被告人吴某某作为执行义务人,明知生效的判决、裁定正在执行,随意处分所得款项,以归还其兄弟债务为由委托其兄弟领取土地补偿款,逃避执行,致使生效判决、裁定无法履行,其行为符合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构罪要件。同时法院在审理该案时把握好惩处力度,在吴某某家属补交征地款、判决确定的内容已履行完毕后,结合吴某某年龄较大的实际情况,对吴某某酌情从轻处罚、判处缓刑,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

案例02

被告人任某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任某某与尤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宁波中院于2016年8月1日终审判决任某某归还尤某某借款及利息共计245万余元。2016年8月12日,原江东法院根据尤某某的申请,对任某某发出执行通知书及报告财产令。同年9月6日、9月21日,任某某因拒不履行上述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和未如实申报财产分别被司法拘留十五天。其后,任某某利用他人账户转移收入30万、拒不报告财产等手段继续拒绝执行。2018年3月17日,任某某在宁波市镇海区蟹浦镇一工地内被民警抓获。案发后,任某某与申请执行人尤某某达成执行担保协议,任某某履行了全部义务,尤某某对任某某表示谅解,请求对任某某从宽处理。

本案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机关起诉,鄞州法院于2018年7月2日作出(2018)浙0212刑初573号刑事判决,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被告人任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典型意义】

被告人任某某作为被执行人,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采用转移财产、拒绝报告财产情况等方式拒不执行,致使人民法院生效的判决、裁定无法执行,情节严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法院考虑到被告人任某某到案后认罪态度好,案发后被告人任某某和申请执行人自愿达成执行担保协议,履行了全部执行义务,并取得申请执行人的谅解,故依法对其适用缓刑。本案启动刑事追究程序,依法对被告人定罪处罚,有效惩治拒执犯罪,保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了司法权威。

注:此案例来源于鄞州法院。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